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外企跑步入局藥品集采 首現印度仿制藥企

發布日期:2019-09-25 瀏覽次數:0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9月24日,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發布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全國擴圍產生擬中選結果,顯示25個“4+7”試點藥品擴圍采購全部成功。

據介紹,本次聯盟采購共有77家企業。產生擬中選企業45家,擬中選產品60個。與聯盟地區2018年最低采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9%;與“4+7”試點中選價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根據市場流出的企業報價情況,記者注意到,在本輪藥企降價“廝殺”中,有跨國企業出了“大招”——規格為75mg的硫酸氫氯吡格雷片,賽諾菲報出2.55元/片的低價,僅略高于石藥集團的2.44元/片,成為第二低價。

更讓國內醫藥市場關注的是,本輪集采擴圍中首次出現印度仿制藥企的身影——印度瑞迪博士實驗室有限公司(Dr. Reddy,以下簡稱瑞迪博士)的奧氮平片以倒數第二的低價出現。從目前的報價信息來看,將有望中選。

有參與競標的國內藥企人士對記者表示,這意味著印度“老虎”也進入了中國藥品市場,無疑讓中國仿制藥企壓力倍增。印度仿制藥一直以質量好價格便宜著稱,這也將產生鲇魚效應,讓中國藥企擺正心態,不斷提升藥品質量。同時真正意識到創新藥發展的重要性并給予更多精力進行創新研發。

印度仿制藥入局倒逼中國藥企創新

電影《我不是藥神》的熱映,讓更多國人知曉了印度仿制藥企,他們因大量生產質優價廉的仿制藥而被稱為“世界藥房”。但由于中印藥品專利保護標準的差異,大部分印度仿制的腫瘤藥并沒有通過正規途徑進入中國市場。

近期,已有傳聞稱印度仿制藥企準備參與帶量采購競標,而24日印度藥企瑞迪博士出現在競標現場,證實了這樣的傳聞。

“看到印度藥企,我們并不意外。”上述參與競標的國內藥企人士表示,今年,國家相關部門和印度已就藥品方面召開會議,國內藥企已有心理準備。

今年6月,中印藥品監管交流會在上海召開。會議由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印度中央藥物標準控制局共同主辦。交流會上,雙方圍繞中印兩國進口藥品注冊相關法規政策和技術要求、藥品境外檢查與合規指南、中國藥品招標采購政策及流程、中印醫藥產業合作等議題進行了廣泛交流。

印度藥企也在此次集采擴圍中嶄露頭角。在對奧氮平片的報價上,瑞迪博士以6.19元/片(10mg)的價格成為三個報價最低的藥企之一,比“4+7”中標價降了35.8%,高于齊魯制藥的2.48元/片,低于豪森藥業的6.23元/片。

上述國內藥企人士認為,此前印度仿制藥企未大面積進入中國市場,其實可以認為是對中國藥企的一種保護。因為同印度仿制藥同臺競爭,既要拼質量又要拼價格,許多中國仿制藥企實力還需提升。但越來越多的印度仿制藥企進入中國市場將成為發展趨勢,在擺正中國藥企仿制藥生產心態的同時,也將激勵藥企加快創新,從而獲得更好的發展空間。

有望中標外資、合資企業增至7個

從本輪集采擴圍的跨國藥企的整體表現來看,部分原研藥企較為淡定,有些跨國藥企報價高于“4+7”城市集采中選價。但根據本輪帶量采購要求,要以“4+7”城市集采中選價為天花板進行報價。

對于這樣的報價行為,有醫藥行業人士對記者分析稱,既有跨國藥企報價策略因素影響,也有基于以往原研藥優勢心理影響。在仿制藥一致性評價之前,有部分國產藥品療效與原研藥差距較大,使得一些人產生了國產仿制藥不如原研藥療效的心理,這部分人更青睞于購買原研藥,這樣的心理下也給予部分跨國藥企原研藥生存空間,所以有些原研藥企不愿降價。

有在上輪“4+7”帶量采購中中標的中國仿制藥企人士對記者表示,其中標后獲得了11個城市的大部分市場,一些國內仿制藥企被擠出市場,但是有原研藥企在部分地區的銷量卻借此實現了增長。

但從國際來看,原研藥專利過期后,仿制藥的誕生普遍帶來原研藥價格的斷崖式下滑。“還是要相信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中國仿制藥企,增強老百姓的信任度。”上述中國仿制藥企人士說。

當然,在愈發激烈的競爭面前,越來越多的跨國藥企正發生改變,謀求以低價換取市場。“4+7”帶量采購試點時,外資、合資企業中標的有阿斯利康(吉非替尼片)、中美上海施貴寶制藥(福辛普利鈉片),而據米內網統計,本次有望中標的外資、合資企業增至7個。

例如,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鈉“4+7”中標企業為四川匯宇制藥,100mg/支中標價810元/支,本次禮來報價為809元/支,四川匯宇制藥報價798元/支。

硫酸氫氯吡格雷片“4+7”中標企業為深圳信立泰,75mg中標價3.18元/片,本次賽諾菲報價2.55元/片,石藥集團報價2.44元/片,樂普報價2.98元/片。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獵才二維碼
重庆时时赢面大赌法